医疗IT深度整合开始 战国争雄谁有秦王相?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发布时间:2011-04-28
放大缩小

  2009年,新医改启动之后,医疗卫生信息化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医疗IT领域被认为是继金融、电信之后存在着又一大商机的领域。“但是总的来讲,医疗卫生信息化的盘子还是很小的。”卫生部卫生信息化专家组首席专家李包罗说,虽然医疗信息化市场现在增长率挺高,但是总量还并不是很大。


  就在这个目前还不算很大的市场中,一下子挤进了诸多竞争者。有跨国IT巨头,有国内从事医疗卫生信息化多年的中小厂商,还有刚刚进入的国内知名厂商,但目前还没有拥有绝对优势的厂商。根据IDC的报告,2009年医疗信息化领域排名前六的厂商,总体的市场占有率还不到30% 。随着医疗IT市场的陆续释放,市场整合也将开始,一个产业走向成熟必将经历产业集中的过程,此番较量后,医疗IT战国也将产生行业领袖。


  市场处在初级阶段


  对“8500亿”的新医改投入最有感觉的还是那些多年从事医疗IT的厂商。那些十几年来一直在温饱线挣扎的医疗信息化厂商一下子有了奔小康的感觉。


  “以前在公司角度听到的更多是抱怨,是迷茫,包括HIS时代的领头羊众邦、天健等,都在低价格和高要求的双头夹击下,差点半路嗝屁。最后众邦被方正收购,天健被富士控股,整体声音都小了很多。更别说其他HIS市场的小兄弟们,都是守着自己的一片地,老板赚点辛苦钱,小弟们混个温饱。”一位在医疗信息化行业从业多年的人士说。


  新医改不仅带来了资金,还带来了用户的热情。天健医疗总裁姜跃滨对记者说:“现在的机会比以前多得多,不仅总体投入规模大了,与以前类似的项目,回报也比以前大。”医疗行业用户可以分为卫生局和医院两类,姜跃滨介绍说,前者IT系统的规模由财政投入决定,现在有了资金,卫生局客户对IT的需求自然就提高了。“医院用户已经经过几轮建设了,前两轮的投入不足,医院对IT的整体意识以及厂商的服务都不行,现在医院用户对IT认识的广度和深度都在加强。”


  天健自1993年成立以来就在做医疗信息化,姜跃滨对市场的变化感受很深。“客户对产品的认识提高了,系统和产品的单价提高了,价值也提高了,过去一个系统一二百万元,现在是三五百万元。有竞争力的公司、能够持续提供服务的公司就有机会了。”姜跃滨对记者说。


  “从去年开始,我们也感受到中国医疗信息化的市场增长得特别快。”用友医疗卫生信息系统有限公司总裁吴晓冬对记者说。正是看到了中国医疗信息化市场的发展趋势, 2009年底,用友成立了医疗子公司。


  市场已经在变好,但还远未达到最好的时候。“医疗卫生信息化市场规模和整个国民经济的总量来比还是很小的盘子。去年大概有150 亿元花在医疗卫生行业信息化方面。”李包罗强调这150亿元是指购买软硬件产品上的花费。


  国外银行业12%的投入用在信息化上,国内银行业信息化的投入占 4%~5%。“医疗卫生行业占的比例一直都是非常低的,不光中国,美国也是如此。”李包罗说。


  李包罗曾经与美国总统布什任命的第一任ONC(美国国家卫生信息化协调官)交流过这个问题:“我开会看了一些资料以后,脑子有点晕。我就问他,资料里面说美国说要在 10 年内给每个人都建立 EHR,你说要花 2000亿美元做这件事情,真的假的?材料里面多了一个零吧?他回答说是 2000 亿美元,但是这是至少 2000 亿美元,2000 亿美元是下限,上不封顶。当然美国现在把十年计划推迟了。但医疗卫生信息化是美国的医疗改革里面重点要落实的一件事,国会已经拨出了 1000 亿美元。”


  万图(Vital)科技有限公司中国区总经理郭欣亮认为,目前卫生部推进信息化的重点在基础设施层面,在于帮助整个基层提升信息化水平,纯业务系统的建设不是重点,但HIS、EMR建立起来后,会顺利成章地演化到业务系统。“有的医院还不具备CT扫描系统,只要上了大型扫描设备,一定上PACS。过两三年后,业务需求一定就上来了。” 郭欣亮对记者说。


  “目前PACS一两百万元的单子是主流,其中大部分在硬件上,从全球看,一单要数百万美元。因此软件核心价值还没有体现出来。”郭欣亮说,“软件的价值,客户还没有感知到,市场还不需要那么大规模的系统,也就是说整个医疗市场也处在初级阶段。”


  深度整合开始


  在商业领域,全心全力投入不一定能成功,但如果束手束脚,基本会出局。


  医疗IT厂商的合纵连横已经开始了。今年1月11日,东软宣布以1.141亿元收购医疗行业ERP领导厂商望海康信的73.14%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这笔交易是迄今为止东软集团在医疗领域数额最大的一笔,也是医疗IT领域规模数一数二的。


  并购望海康信之后,东软医疗又增加了ERP业务。与东软从HIS进入ERP相反,用友去年以2000万元收购广东的一家HIS公司——广州安易医疗软件有限公司,从ERP进入HIS。


  市场整合的背景是,目前全国有几百家专业从事医疗信息化的IT厂商,但大多数偏安一隅,有很多不知名的公司在区域市场颇有建树。“国内医疗行业和其他行业的一点区别是区域特点特别明显。信息化这块,就有上千家公司,成都、浙江都有四五家在当地做得特别好的公司,他们也在往外走,像创业软件在北京、海南都有项目。” 赛迪顾问从事医疗行业研究的梁潇说。


  然而,小公司人员不足,想要做跨区域的项目难度很大,而现在区域卫生信息化项目是跨区域的。“现在做EHR、EMR需要比较大的服务网络,小的公司很难覆盖其他区域的客户,大的企业就可以找当地的合作伙伴,进行深度的合作,当然不一定是收购。”梁潇说。


  为数不多的几家全国性的厂商,如东软、金仕达卫宁等占领的市场份额还不够大。“也就是说产业集中度不够。一个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会有产业集中的问题。”姜跃滨说。


  除了产业发展的规律,医疗信息化行业自身的特点也促进了市场整合。“区域协同标准化的信息化需求需要产业向大公司集中。从成本角度看,大公司的价格可控;从产品成熟度来讲,不成熟的产品就会被淘汰,这种趋势在未来三五年还会继续。”东软集团高级副总裁卢朝霞说。


  市场整合就意味着有一大批公司被“吃掉”。“如今的市场环境有点像2000年几千家公司做社保系统的情形,一哄而上,都往里面挤,但大家其实都没有准备好,我想医疗卫生信息化也如此。”卢朝霞认为,医疗IT市场会像当年的社保市场,最初有上千家公司,但大浪淘沙之后,最后只剩几家。1999年前,几百家甚至上千家的小公司在全国各地从事社保信息化工作的单项业务。1999年以后,几家大的IT解决方案和服务提供商共同为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建设核心平台,小公司就淡出了市场。


  但现在是否已经到了通过收购洗牌的阶段了呢?姜跃滨的看法是:“并购还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时候。为什么这样?因为行业发展现在比较快,在行业很多年的企业或者积累了一定客户的企业,自身估值都比较高,但这个估值未必能被买家接受。我认为并购会有,但不会有收购金额比较大的收购。”天健过去也整合过两个公司,2007年收购HIS厂商先达, 2010年收购做妇幼保健的IT厂商数迈。


  重庆中联创始人胡涛认为洗牌还得再等5年。“现在大家都在跑步,估计5年以后就开始洗牌了,5年以后那些小一点的会慢慢被收掉。说起来,这个行业很奇怪,即使再大,收购了一个公司,也不一定能把它的用户吃下,因为两个公司的技术体系不同,假如一个公司有100家用户,被收购后,收购方要把这100家用户消化下来是很难的。”胡涛说。重庆中联就是一家典型的在区域市场拥有不少成熟客户的医疗IT厂商。


  目前的厂商并购主要是为了进入某个领域而进行的。比如用友收购安易,金蝶收购了一家做LIS的厂商。“在医疗信息化行业,收购都是战略层面的,而非战术层面的,也就是本身不是做这个领域,通过收购进入这个领域。”胡涛说。


  现在进入市场也不晚


  李包罗认为,对于用友、金蝶这样的医疗IT新兵,或者还在磨刀霍霍的厂商,现在进入也不算晚。


  李包罗建议:“它们在财务系统、在 ERP 系统做过非常出色的工作,但是当它们进入到医疗卫生行业的时候,我还是要认真地、负责任地建议他们一定要很小心地前行。”


  作为在医疗信息化行业已经工作了30年的老兵,李包罗对这个行业的复杂性很有感触:“我在这个行业里面走了 30年了,起码前10年的时候,医疗卫生信息化好像是一个沼泽地,很多厂商进入到这个里面来的时候,越挣扎越陷入其中。”


  医疗卫生行业所面对的信息对象的复杂性,是医疗卫生行业信息化发展滞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李包罗认为:“中国没有任何一家医疗IT的公司现在能够占到市场的 5%,做到 6 个亿的,因为医疗卫生信息系统面对的是人,面对的是个体,不像制造业信息化处理的信息对象那么简单。”


  新医改三年8500亿元分配细分


  姜跃滨的观点也类似:“医疗行业本身业务流太过复杂,电信、金融的系统看起来很庞大,但业务非常清晰,医院系统就比较复杂。”


  四大问题致厂商陷入沼泽


  卫生部十二五信息化规划指出,由于健康管理和卫生服务本身固有的特殊性和复杂性,卫生信息化发展整体水平相对落后于其他行业,目前仍存在着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缺乏顶层设计和信息标准,信息孤岛和信息烟囱问题突出;组织机构建设滞后,专业技术人员匮乏;政府投入不足,缺乏资金保障和激励机制;卫生信息化建设发展不平衡;卫生信息化法制建设滞后等。


  2009-2010年度中国医院信息化状况调查报告


  姜跃滨认为卫生部说的这些问题,10年前就存在,10年后也还会有这些问题。天健医疗在医疗信息化领域的经验积累将近20年,姜跃滨认为IT厂商有些问题解决不好就会陷入“沼泽”。


  目前有四大方面的问题。第一,医疗卫生机构发展水平不一,相比企业化的管理,还是专家治院,管理上还相对粗放。“这样用IT提升管理的时候就有不同的思想、不同的方法,就会对厂商提出挑战。同一套系统在这个医院用得比较好,在另一个医院就可能存在问题。”姜跃滨说。


  第二,大型医院处于强势地位,对药厂、设备商、病人都是强势地位,所以它对IT厂商的要求,主观意识比较强,如果IT厂商把握不好这个度,就会不断陷进去,成本不断提高。


  第三,很多企业,特别是进入医疗行业不久的企业,行业经验是比较欠缺的。行业经验体现在产品上,更体现在人才上。即使是耕耘行业多年的厂商,人才问题也不容忽视。“目前,这个行业的主要瓶颈是技术人员的培养问题。这个行业不同于其他行业,没在这个行业混过的人进来,起码要两三年才能独立做事情。中联目前在排队实施的项目很多但没有去做,关键是没有人去实施。”胡涛说。2002年前后,他到一个刚上中联系统的院长家做客,院长抱怨中联的技术服务人员水平不高,对于这个问题,如果回答技术人员水平是不错的肯定不行,而回答技术服务人员水平确实不高就更麻烦,于是胡涛问院长:你觉得还“可以”的服务人员应该是怎样的?院长说应该懂计算机、网络、医院业务和管理、医疗知识等等,胡涛接着问院长——培养这样一个人需要多长时间?院长仔细地算了算说需要17年,说完之后院长自己也笑了。


  郭欣亮也认为人才是比较棘手的问题:“医院的待遇也比较好,我们需要的至少5年医科背景的人更愿意在医院,不愿意来企业。商业环境中竞争会比较激烈。” 而近期的市场需求也引发了人才的无序流动。姜跃滨对此也很担忧。


  第四,标准问题同样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卫生部前期推出的这些标准中,有一部分还处于研究、尚未发布的阶段;另外有一部分,由于它的标准,坦率地说还没有完全达到软件平台标准化的程度,因此在实施的时候,实际上还处于用友医疗根据自身的理解进行实现的这么一个阶段。这也就是进一步说明这个行业中平台实现的复杂性。”用友医疗副总裁徐春华说。


  虽然政府已经提出了一系列的标准,但是这些标准无论是从数量上还是深度上,都和行业应用实际的需求存在着一定的差距。“类似于标准版本的问题以及遵循不同标准、不同版本的实体数据的共同存储这样的问题都成为我们当前复杂应用中要解决的棘手的问题。举个简单的例子,在当前 EHR 的标准中,已经有了这样的标准,但实际上在标准还没有完全投入大规模应用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这个标准马上面临着版本升级的问题。这种版本升级,将使得我们在同一系统中存储多种遵循不同版本的EHR的实体数据,如何利用和处理这些数据将成为一个必然要面临的问题。类似这样的问题,我们参照国际经验来看,都具有非常大的挑战性。” 徐春华说。


    谁会成为秦王


  虽然困难重重,但医疗IT厂商们还是迎难而上了。


  李包罗认为在医疗IT厂商的“战国”中,要想成为秦王,“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正确的技术路线”。他解释说:“正确的技术路线会导致你的产品在市场上的份额越来越大,导致将来能够真正做成中国的医疗卫生信息化的航空母舰。”


  “正确的技术路线”是每个关注医疗的IT厂商都在探索的。而它们的“参考资料”最重要的就是国家卫生信息化 “十二五”规划提出的“35212工程”,即:“十二五”期间,我国将重点建设国家级、省级和地市级三级卫生信息平台,加强信息化在公共卫生、医疗服务、新农合、基本药物制度、综合管理五项业务中的深入应用,建设电子健康档案和电子病历两个基础数据库,建设一个医疗卫生信息专用网络,逐步建设信息安全体系和信息标准体系。


  积极参与到卫生部确定的医改试点中,对医疗IT厂商来说是技术路线探索的过程。而试点也需要有实力的IT厂商提出建议和咨询。


  两次医改的试点城市镇江正在进行“健康镇江”的改革。“健康镇江”内容包括三医联动的平台、五项重点纽带、六个突破的支撑。


  镇江市卫生局局长林枫认为“健康镇江”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而信息化对于“健康镇江”的实现意义非常大。“三医联动的平台是指医疗、医保、医药。医疗、医保、医药能分开吗?现在分了三个部门管理,其实是不能分开的,但是现在到不了一起去,这就是我们的痛苦。法国都是一个部门管,劳动跟卫生是一个部门。镇江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怎么做呢?我们把前面和后面切开,医疗支付部分从劳动保障部门切出来,切到卫生部门来管理。它是医疗费用的主要来源,是医疗机构的主要补偿手段,是调控医院的主要指挥棒。当你没有这个指挥棒的时候,就要用财政费用来调动医院的积极性。用什么办法来调动就是个问题。所以三医联动需要一个共同的平台,而不是三个平台,但是我们确实在构建三个平台,这就是我们的问题。如果信息化不解决这个问题,怎么能让三医联动起来呢?”


  镇江在医改信息化领域也有许多创新。比如,镇江是某跨国厂商的大机在中国医疗市场卖出的第一单。在医疗领域采用大机很少见。


  “可以说冒着风险用大机,因为健康数据需要保存的时间更长。”镇江卫生局局长林枫笑言,“人家都用小机,我们为什么用大机呢?因为健康数据是人类所有数据中间应该保存的时间最长、最为重要的数据,所以应该选择最可靠的存储器,所以应该选择处理能力更为优秀的设备,这就是基本观点。”


  但是试点成功,也不一定就意味着复制时就会成功,毕竟各个地区情况不同。“厂商觉得在产品研发上花了很多钱,或者在很多用户那比较成功的,想要简单的拷贝,其实远不是那么回事。”姜跃滨说。


  “什么要引领我们医疗卫生信息化的技术方向?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个平台,云计算是我们下一代医疗卫生信息系统的平台的平台。”李包罗指出,在云计算上的成功与否决定了医疗IT厂商的未来如何。因此云的解决方案也是医疗IT厂商推向医疗卫生领域的重点。


  对于谁会成为市场上的“秦王”,用友医疗总裁吴晓冬说:“这得交给市场。对用友来讲,我们不是非得要做秦王,不是非得一统天下,我们进到这个领域里面来的时候,我们就说就是要合作,这个市场一家绝对拿不下来。”


  “我希望耳朵里面尽早听到有厂商可以拿到6 亿元,到那个时候稍微安心一点说‘中国医疗卫生信息化的市场已经开始成熟了,不再是春秋时期了,起码秦王已经出现了!’”李包罗说。


作者:      责任编辑: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