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成电路纲要》解读之陈大同:政府基金与民间资本联手 为中国IC业擎起一片天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7-04
放大缩小

  

  华山资本董事总经理陈大同

  为推动集成电路产业加快发展,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改委、科技部、财政部等部门编制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并由国务院正式批准公布实施。中国电子报作为工信部主管的具有机关报性质的行业报,作为集成电路领域最权威的媒体,特邀请行业专家和从业人员解读《纲要》,畅谈中国集成电路发展大计。以下是华山资本董事总经理陈大同为本报写来的专稿。

  《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发布并实施,其中最大亮点之一是提出设立国家产业投资基金扶持集成电路产业。在产业投资基金的使用上,开始摸索政府基金与民间PE相结合的途径。这是事关我国产业投资体制的改革。

  政府基金与民间PE相结合

  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和产业格局的日益寡头化,集成电路行业面临投资额巨大、回报周期长、需要持续大规模投入的特点,这对风险投资来说是一个重大挑战,减弱了纯市场化投资基金投资集成电路的热情,近年来对集成电路的投资,从数量和规模上都下降很快。这个问题在美国也存在,在以硅得名的硅谷近十年来成功的半导体企业屈指可数。同样,在国内,近年来除华山资本、华登国际等少数机构外,风险投资基金对半导体行业都较为回避。

  《推进纲要》强调通过资本发展来促进产业发展,提出设立“国家产业投资基金”,强调发挥金融在集成电路发展中的作用,利用国家资本撬动民间社会资本,并择优聘请专业投资管理团队,进行市场化运作,这是非常必要且有远见的。

  如何安全有效地利用这些资金,这在《推进纲要》制订过程中进行过反复讨论。首要的是避免此前在光伏太阳能和LED产业出现的那种各个地方“一窝蜂”式投资,导致低水平投入和产能过剩。在讨论过程中,“大飞机”模式曾经是选项之一,“两弹一星”曾是我国科技产业发展的高潮。但是经过仔细论证,最终还是放弃了这种模式。这主要是考虑到,集成电路技术和市场变化太快,我国集成电路是一个完全市场化的行业,我国企业直面国际巨头的竞争,上述发展模式很难适应集成电路行业这种快速变化的市场环境。只有改变以国有体制为主体的发展模式,走国际化、市场化的道路才能真正做好中国IC业。

  与这条发展路径相配套,就需要有一个与之相适应的投融资体系相配合。只有这样才能既确保资金投入到那些效率高、有自身造血能力的项目中,又可以实现国家的战略意图。我国发展科技产业有两大优势:一是体制优势。政府在调动资源方面有很大的话语权,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二是市场优势。国内电子信息产品市场广阔,对集成电路的需求十分巨大。但是,以前我们并没有把这些优势充分调动起来,还是条块分割,政府主导的基金和民间的PE在投资上就很难联合,投资标的也常以体制划分。

  而本次《推进纲要》的最大亮点之一就是在产业投资基金使用上,摸索将政府基金与民间PE相结合。这是一次突破,是事关我国产业投资体制的改革。日前设立的北京市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日前,北京市发改委公布了关于北京市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遴选结果的公告,确定北京盛世宏明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为母基金及制造和装备子基金管理公司,北京清芯华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设计和封测子基金管理公司。在具体投资项目决策上,北京市集成电路基金完全交由专业团队自主决策,保障资源可以得到最优的市场化配置。

  作为设计和封测子基金的中标单位,此次遴选表现出的几点新动向值得关注和参考:一是以基金形式市场化完成资源配置。集成电路行业是我国“十二五”计划中重点扶植的行业。但与以往不同,这次北京市的支持计划,不是由政府有关部门直接主导定向投资于某些行业实体。而是通过设立产业发展股权投资基金,将具体的投资决策交由专业的行业投资团队进行。二是在投资管理团队的遴选中,北京市有关部门以公开公正为原则,邀请业内知名专家,全方位对参选单位的专业性和投资水平进行评估,并做了细致的尽职调查,选择了专业化、市场化和国际化的团队。三是在具体投资项目决策上,北京市集成电路基金完全交由专业团队自主决策,保障资源可以得到最优的市场化配置。从而可以在相当程度上避免盲目重复投资或将资本配置到效率较低的行业实体。四是以较少政府资金撬动大量社会资本。此次北京市集成电路产业基金总规模达300亿元,而政府投资仅为90亿元,余下的210亿元需要有基金管理单位自行向社会资本筹集。这一方面确立了较高的门槛,确保有实力、得到资本市场认可的投资团队被遴选;另一方面也起到了放大政府资金的作用,以较少的资本引导社会资本投入对国家有重大战略意义的产业。为了吸引社会资本入资,政府在确保资金安全的情况下,适当向社会资本倾斜让利。此外,针对集成电路行业的特点,即装备和制造业投资周期长,回报较低,而设计和封测行业投资回报相对较高,北京市产业基金也针对不同的子行业在政府出资比例和让利幅度等方面做了相应的安排。五是专业团队管理与政府指导有机结合。政府也通过多种方式确保了政策导向的准确实施。首先,北京市在基金投资规则的订立中设立了投资集成电路行业和投资区域的比例,确保了产业和区域投向。其次,北京市集成电路基金设立了代表政府意志的战略委员会,在整个基金的存续期内都可以保持与基金管理团队及时沟通,确保基金的投资能贯彻政府整体的战略发展意图。最后,政府也参考了惯常的市场化方案,通过反复谈判和母子基金互动的机制,确保了政府投资的经济回报和对专业团队的正向激励。

  鼓励企业做大做强

  《推进纲要》推出之后,集成电路产业界感到很受鼓舞。很多产业界人士期待进一步细化和深入,更加突出企业作为产业发展的主体,这与《推进纲要》强调以市场化手段完成资源配置和鼓励企业做大做强的精神是不谋而合的。

  我国产业发展到目前阶段,在巨大市场需求的带动下,形成了一批有一定竞争力的集成电路企业,但同质化、低水平竞争的问题也很明显,能持续创新不断成长的企业屈指可数,这一点在设计业尤其突出。这就是我们业内常说的“侏儒症企业”、“小老头企业”和“一代拳王”现象。近年来以清华紫光收购展讯和锐迪科,中国电子和浦东科投收购澜起等为代表出现了一批国内外的并购整合案例,为今后龙头企业通过资源整合实现跨越式发展开了个好头。

  《推进纲要》还指出要“大力吸引国(境)外资金、技术和人才……鼓励境内集成电路企业扩大国际合作,整合国际资源,拓展国际市场。”我国集成电路产业要想实现跨越式发展,产业必须和资本紧密合作,通过并购整合做大做强,并且通过国际并购获得国际先进技术、进入国际产业联盟。

  此外,还有一个关键环节是要深化改革科研体制。我国一直强调通过产学研结合发展提高科研水平。在过去几十年中,从无到有,我国在科研创新方面取得了很多突破,在若干细分领域形成了一些自主知识产权。不过客观说,在前沿技术方面我国与世界水平的差距越拉越大,科研和产业需求脱节的现象还普遍存在。

  本次纲要提出“推动形成产业链上下游协同创新体系,支持产业联盟发展。鼓励企业成立集成电路技术研究机构,联合科研院所、高校开展竞争前共性关键技术研发……”。近期,业界开始出现一些有益的探索。目前,在科技部、工信部和国家“02专项”项目组的领导下,中芯国际牵手武汉新芯、各大高校及科研机构,筹划成立集成电路先导技术研究中心,进行下一代集成电路的研发。

  先导技术研究中心就是对纲要精神的探索尝试。研究中心的新机制有以下几个优点:(1)科研课题是由企业根据全球市场的实际发展趋势和企业自身的发展需要确定的,再由合适的科研机构进行承接或与企业联合开发;(2)采用了现代企业管理方法进行研发管理;(3)先导研究中心还起到了带动产业链上下游共同科技进步的作用。集成电路上游的设备、材料等供货商,可以在第一时间将针对先进制程的新产品导入测试生产线进行共同研发和调试,大大缩减了验证导入的时间。集成电路下游的封装测试和设计厂家也可以与集成电路生产合作伙伴共同研发先进制程的特殊工艺和专有工艺,这种机制确保科研方向与产业发展方向保持一致,并使得科研成果能及时转化为商业应用。

  投资基金的机遇与挑战

  对于基金公司来说,《推进纲要》的发布也是一个机遇和挑战。目前,我国市场上投资基金公司很多,有统计数据称达到上万家,淘弱留强是行业整体发展的大趋势,投资业将走向专业化和有序化。

  PreIPO曾经是投资基金公司经营的重要模式,可那是行业发展的早期阶段的情况。任何一个行业都有一个发展的过程,投资基金公司也将经历短缺-过剩-正常的发展历程。在这个过程中,市场越来越有序,从业的基金公司也将越来越强调专业化。一个“万金油”式的公司是做不强的,必然对某一行业有所侧重,形成本公司的特色,投资经理人要成为这个行业的专家,具有专业眼光,才能提高投资的回报率,基金公司也将成为专业化的基金。未来,再发展还要拼管理、拼文化,只有这样中国投资行业才能得到全方位地发展。

  当前国际集成电路产业加速形成寡头垄断的趋势是对我国极大的挑战,但依托巨大的市场、人才红利和政府支持,我国集成电路也迎来千载难逢的发展时机。我希望在政府以市场化为资源配置主要手段的新思路下,行业能抓住机遇,在未来十年内形成跨越式发展。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慕容素娟
分享到:
0